杨兰的抖音故事(一)

  我喜欢记录一些百姓的故事。
        在我的众中故事中,有一个故事坚定了我做抖音短视频的决心。
        2020年3月13日的时候,我接到一位姓胡的老人的电话,他说他从朋友那里听说我喜欢拍视频帮助别人,效果还不错,希望也能帮帮他。
       当日我驱车赶到胡老家里。原来老人是希望我能帮他找到与他住在一起的一位大姐的亲人。
        这位大姐具体年龄不详,大约50多岁,患有精神疾病、癫痫,已跟随胡老生活了18年。
       初识时,天寒地冻,胡大姐饿得骨瘦伶仃,破衣乱衫,头发乱糟糟的,晕倒在胡老工作的工棚内,胡老以为是个死人,吓得魂飞魄散。在大家的帮助下,胡大姐算是活了过来了。本打算让她吃饱,自己能走了,爱去哪儿去哪儿。没想到,她醒后,谁问话都不答,做事情颠三倒四,经常全身痉挛,口吐白沫,但她却认准了胡老,因为不知道她叫什么,胡老便让她跟自己姓了,从此,这位大姐有了自己的姓名,村里人都叫她“胡大姐”。
        工程结束后,胡大姐便跟胡老回了家里。胡老家里有两个儿子,都在县城成家,唯有他自己留恋老家,一个人住着,胡大姐的到来,两个儿子是反对的,一个不知底细的女人,还有病在身,弄不好要吃官司。胡老却说,那么多人,她只跟我走,这就是缘分,人已跟着他回家了,大家都看着的,是有责任的,再说胡大姐不发病时能帮忙做做家务。两个儿子拗不过老人,也就随他了。
        这一过就是18年,刚开始几年里,胡老找过相关部门帮忙,自已也找人打听过,都因为胡大姐能提供的信息太少了,没办法找到亲人。在这18年里,胡大姐被养得白白胖胖的,发病的次数也少了,只是还是不记得自己叫什么,家在哪里,有些什么人。现在胡老年纪越来越大已是古稀之年,精力不如从前,只希望在身体还好的时候能让胡大姐找到自已的家,回到自己亲人身边。
       在与胡大姐少量的语言交流中,胡老发现胡大姐把红薯称作“出脑壳”。根据这一线索,我拍成了小视频发布在抖音上,寻找方言“出脑壳”的地方。视频上线后,只要网友提供一条信息,我就去核实。石门、澧县,常德、桃源、汉寿等地区,前前后后辗转周边县市10多次。确认信息,不对,再确认,也不是,在希望与失望之间,我虽然坚持着,但心里感觉寻亲这事希望越来越渺茫。
        一个月后,我又接到了一个认亲的电话,电话那头自称是胡大姐的侄媳妇,通过抖音看到是自家姑姑,还说胡大姐有一个儿子,可以让我问下胡大姐,问问看她儿子叫什么名。我有意在她儿子的名字里加了个字,问她对不对,她着急的纠正,我一听,对了!
        四天后,胡大姐的儿子,三个姐姐,侄儿侄媳等人开了四辆车来接人。见到真人,大家都抱头痛哭,这么长时间了,家人们都以为胡大姐不在人世了,当初6岁儿子已长大成人,真没想到心心念念的妈妈走失18年后还能活生生的,健健康康的出现在自己面前。
        我当时的心情比他们还开心,通过我的拍摄的抖音短视频再继18年的亲情 ,这样的奇迹以前只出现在电视局中,现在通过抖音,我让它出现在了现实生活中,这样一个大团圆结局,对我来说真的是很大的震撼,并让我感到,抖音短视频,不仅能让我生活充实,更能让我帮助到别人,提升自身价值,让我一个普通百姓的人生更有价值。
       所以说,抖音,我爱你!!

热门推荐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